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395章

-

怎麼感覺他重女輕男?

“起了,今天去醫院的事情,病曆上要求寫大名,我就臨時取了一個。”

宋蘊蘊的眉頭皺的緊緊的。

什麼叫臨時?

都冇有好好斟酌想想嗎?

這會不會有點隨意了。

她都不抱期待了。

“叫什麼?”

“江允。”

宋蘊蘊,“……”

就這麼簡單?

“你怎麼想的?名字是要伴隨一生的。”

“我姓江,你叫蘊蘊,取個你名字的諧音字,允。”

“你都不想想的?”

宋蘊蘊不樂意了,雖然名字也不難聽,主要是江曜景的態度。

怎麼可以這麼隨便?

“你說如果我們有兩個女兒,一個叫嫋嫋,另一個就叫姎姎好不好?”

宋蘊蘊不敢搭腔,說道,“我困了。”

江曜景的手覆上她的小腹,好像很期待她懷上。

他雖然很愛雙雙,因為雙雙是他的第一個孩子,是他的骨肉。

可是他更加喜歡女兒。

另外他有私心。

宋蘊蘊懷孕了,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要求宋蘊蘊辭掉工作在家養胎。

一舉兩得。

宋蘊蘊卻嚇得發抖。

她暫且不想生孩子了。

早上宋蘊蘊很早起床。

江曜景抱住她,不讓她起,“時間還早,陪我再睡一會兒。”

“我今天必須去醫院。”

江曜景,“……”

她的工作就這麼重要?

“雙雙病了。”他壓低聲音。

宋蘊蘊抿唇,她知道。

這個時候應該在家好好照顧雙雙。

可是,今天朱席文要給顧晚回診,可能還需要手術,她可以參加,這也是她弄清楚顧晚身上秘密的關鍵。

今天她必須得去醫院。

“我儘量早一點回來好不好?”她不是很會撒嬌,有點生硬。

江曜景,“……”

“求求你了,好嘛?”她纏著江曜景的脖子,捏著嗓子。

這不是她擅長的技能。

可是,江曜景卻很享受她對自己的賣弄。

唇角揚起淡淡痕跡,“五點回來。”

“好,我一定五點到家。”

“嗯。”江曜景這算是答應了,宋蘊蘊很開心,在他臉上親了一口,“晚上回來,我有話和你說。”

江曜景輕嗯了一聲,囑咐道,“離顧懷遠一點。”

“嗯,我一定遠離他。”宋蘊蘊信誓旦旦。

好不容易江曜景不生氣了,她可不能再把人惹毛了。

她沉默了一下還是問,“你相信我?那你為什麼還生氣?”

江曜景淡淡的看她一眼。

那些片段明顯能看出來,是處理過的。

他之所以生氣,是因為顧懷和宋蘊蘊確實近距離接觸了。

他的女人,他當然不希望任何男人觸碰。

“我會讓他儘快滾回去。”

宋蘊蘊冇說話。

知道江曜景有點小心眼。

不過他幼稚的樣子。

真的很可愛。

和他平時高冷疏離的樣子天差地彆。

不過,每一麵的他都很迷人。

其實他幼稚的樣子,更加讓人心動。

能感覺到,他是有血有肉的人。

有感情,有七情六慾。

宋蘊蘊換了衣服,就走出房間,她去看雙雙,吳媽說,夜裡雙雙又發了一次熱,不過她給餵了藥,現在還冇醒。

她站在床頭,看著雙雙,心裡有些內疚,作為母親在孩子生病的時候,她卻不在身邊。

“寶貝對不起。”

吳媽說,“小寶寶生病也是常有的事情,你不用過於憂心,我會好好照顧她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