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398章

-

“彆說了!”顧振庭打斷他。

朱席文覺得顧振庭已經偏執了,想要開導他,“這個事情,就算我不說,宋蘊蘊也不說,也是一樣隱瞞不住了,顧晚腦子裡的東西,如果再不取出來,會威脅她的生命,她已經做過兩次手術了,根本經不起折騰了,東西取出來,她可能會慢慢的恢複之前的記憶,她早晚會知道一切,你隱瞞不住……”

顧振庭雙眸通紅的盯著宋蘊蘊,“那也不能讓她告訴江曜景。”

對他來說,能隱瞞一天是一天。

就算有一天,顧晚記起了所有的事情。

恨他。

或者怨他。

他都認了。

可是不允許現在就真相大白。

“席文,你是醫生,我們兩個聯手,一定不會留下痕跡,而且就算事情敗露,我可以保證你下半輩子的榮華富貴。”朱席文起了殺心。

“振庭。”朱席文被顧振庭的話給嚇到。

“蘊蘊你先出去。”

現在顧振庭是被衝昏頭了。

真的可能做出犯法的事情來。

“彆想走。”顧振庭堵在門口,他關上了房門。

宋蘊蘊聽了這麼多,基本瞭解了事情的大概。

朱席文和顧振庭是好朋友,所以朱席文幫助顧振庭給顧晚的腦子裡放了東西,就是因為那個東西,影響了顧晚的記憶。

顧晚以為自己做過一次手術。

其實她已經做過兩次手術。

現在再做,就已經是第三次手術了。

而且她腦子裡的東西一定要取出來,不然會威脅她的生命。

顧振庭此刻想要殺她滅口的心,足以說明他做賊心虛。

顧晚就是林毓晚。

顧振庭給林毓晚改的名字,用了自己姓氏,又沿用了曾經名字中的一個晚字。

宋蘊蘊全部想明白了。

隻是想不明白,顧振庭是怎麼偷梁換柱的。

還隱瞞了江家人,更加讓人不解的是,江家竟然冇發現。

“我不說,你的秘密就可以永遠隱瞞下去嗎?”宋蘊蘊儘量讓自己冷靜,保持平穩的心態和顧振庭對峙,“你現在隻有兩個選擇,一個是顧晚不取腦子裡的東西,繼續失憶,但是可能隨時會死,另一個是取出她腦中的東西,恢複記憶,她一旦恢複記憶,就會想起過去,你是隱瞞不住的。若是她知道,你殺了她兒子的妻子,她會不會更加恨你呢?除非你選擇前者。”

顧振庭連連後退了兩步。

他最怕的,就是自己深愛的女人,恨著自己。

朱席文見顧振庭鬆懈,給宋蘊蘊使眼色,讓她趕緊走。

他上前纏住顧振庭,“早晚都會被髮現的,不要再繼續錯下去。”

“你認為我是錯?”顧振庭震驚,原來朱席文也覺得他是錯的?

“你本來就有錯,你喜歡一個人冇錯,可是你剝奪一個人享受母愛的權利,就是錯。”宋蘊蘊覺得他有錯。

因為他,江曜景從小纔會生活在無父無母的生活裡。

“你懂什麼?”顧振庭厲聲,“不是我,她早就死了,江家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,不然她也不會被害,我不帶她走,她隻會過的更加艱辛,說不定還會繼續被害!現在早被害死了。”

宋蘊蘊對於這一點,無法反駁。

畢竟江曜景的母親和父親都是被人害的。

林毓晚還能活著,確實是因為顧振庭。

“你發誓,不把這個事情告訴江曜景,我就放了你。”顧振庭也算讓步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