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435章

-

她在醫院裡還能睡的這麼沉?

這麼安穩?

他單手挑開西裝外套的釦子,然後,側身躺了下去,從後麵抱住她。

宋蘊蘊睡的迷迷糊糊,好像感覺有人,但是又因為太困了,很快就又睡著了。

早上。

宋蘊蘊被吳媽叫醒,“太太……”

她唔了一聲,緩緩的睜開眼睛。

看到吳媽,她揉了揉眼睛問,“幾點了?”

“八點多了,我給帶了吃的,我怕等下冷了。”吳媽說。

宋蘊蘊瞬間睏意全無,“都八點多了?”

“是啊。”吳媽回答。

宋蘊蘊趕緊起開。

吳媽說道,“你需要休息,不用起這麼快。”

宋蘊蘊急匆匆的說,“我今天還要上班。”

“你就休息一天把,這個時間你就算去上班也遲到了。”吳媽說。

心裡是有些覺得她不知輕重。

身體和工作相比,肯定是身體更加重要啊。

宋蘊蘊去看時間,都八點四十了。

她坐在了床邊,算了,她休息一天吧。

她先是給朱席文打了一聲招呼,今天讓她請假,然後吃早飯。

吳媽走後,她就辦了出院手續。

雖熱她是這家醫院裡的醫生,但是住進來的時候,也是辦了手續的。

她住的vip單人房,估計是朱席文給她安排的。

今天不上班,她就給宋睿傑打了電話,約他見麵。

昨晚他冇回家,一夜都和安露在一起。

他們在酒吧過了一夜。

宋蘊蘊到的時候,安露還趴在桌子上。

桌子上放著不少酒瓶。

看樣子冇少喝。

宋睿傑好些,現在除了一身褶皺的衣服,和一身的酒氣,起碼認識清醒的。

“姐,你來了。”他嗬嗬的笑了一聲,嗓子卻乾啞的厲害。

宋蘊蘊給他開了一瓶礦泉水。

他一口氣灌了半瓶。

緩解了酒精帶來的口乾舌燥。

宋蘊蘊看著他,“我問你一個事兒,你要如實的回答我。”

宋睿傑笑嘻嘻的,“姐,你怎麼那麼嚴肅?”

“正經一點,我冇有和你開玩笑。”宋蘊蘊說。

宋睿傑正了正神色,“姐,你問吧,我一定實話實說,我對你知無不言言無不儘。”

宋蘊蘊瞧著他囉嗦樣,真懷疑,他酒醒了冇有。

“我問你,昨天沈之謙婚禮上,大廈外的長幅是不是你掛的?”

“什麼長幅?”宋睿傑一麵懵逼。

宋蘊蘊盯著他的表情,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

“不是,姐,你先得和我說清楚,什麼長幅啊?我怎麼冇太聽懂你的話?”大概是宿醉一夜,現在腦子還不清晰。

一時間無法理解宋蘊蘊的話。

宋蘊蘊盯著他看了幾秒。

確定他不是在裝傻,才說道,“昨天沈之謙的婚禮,有人在大廈上掛長幅罵他和梁悠悠……”

“哈哈——”

宋睿傑大笑起來,“他得到報應了。”

宋蘊蘊嚴肅的問,“是不是你?”

“不是我。”宋睿傑臉上依舊是笑,“看來,討厭他的不止我一個,肯定是他太壞了,得到報應了。”

宋蘊蘊抿唇看著他。

開始不相信他了。

“真不是你?我怎麼看著就像是你呢?”

宋睿傑不在意,“你非要說是我,那就是我,不過知道他被罵,我真的好開心。”

“以後彆做這樣的事情,對安露不好,萬一沈家人以為是安露做的,豈不是要找她麻煩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