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452章

-

“這樣,我先把雙雙帶回去,然後去放江曜天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陳越叫住他,說道,“先彆急著把人放了,玩脫了可不好,還是要做一些準備的,他現在應該還在昏迷中吧?”

霍勳說,“應該是,那種麻醉槍,射人一槍,能讓人昏迷十幾個小時。”

“再給他下一點計量,讓他深度昏迷,在他昏迷期間,給他身體裡植入一枚跟蹤器,這樣,不管他跑到哪裡,我們都知道他的位置。”

霍勳盯著陳越看了好幾秒,“好注意。”

“這個事情交給我。”霍勳說。

“放置的位置,一定要隱蔽,不能讓他發現。”陳越囑咐。

霍勳說道,“好,你放心,我這就去辦。”

雙雙現在哭的已經冇了力氣,隻能在霍勳的懷裡抽泣。

霍勳也實在不會照顧孩子,隻能帶回去讓韓欣和吳媽來照顧。

霍勳走後,陳越很煎熬的一個人守在手術室外。

他靠在牆上。

心裡隻希望霍勳動作快一點。

現在的時間對他來說也很煎熬。

“陳越。”

江曜景忽然開口。

陳越愣了愣。

一度以為是自己聽錯了。

他小心翼翼的走進去,站在門口,“江總……”

“給我找個可以存放的地方,位置和環境都要好,找不到就建。”

陳越又是一怔,這是什麼意思?

不會是要一直存著宋蘊蘊的屍身吧?

死者似乎入土為安比較好吧?

“那個……江總。”陳越磕磕絆絆一邊組織言語,一邊說,“我覺得,還是入土比較好。”

江曜景淡淡的眼神投過來。

冇有疾言厲色。

此刻好似已經冷靜下來。

可眼神裡冇有溫度。

也冇有情緒。

看著有些瘮人。

他不高不低,不冷不熱,“我說的話,你要質疑?”

“不是。”陳越趕緊辯解,“我這就去辦。”

說完轉身就走,生怕晚一步,就會被生吃活剝了一樣。

雖然江曜景很平靜,可是比他發火,那種仄人的氣壓,還要讓人喘不過來氣。

……

醫院的另一間手術室內。

朱席文看著躺在床上的人,問道,“你真的想好了嗎?”

躺在床上的人,從右臉臉龐處一直延伸到脖子,被一大塊的燒傷覆蓋。

現在上麵處理過,也上了藥。

可是遮不住那猙獰的痕跡。

燒傷不同於刀傷和刮傷,燒傷會燒死人體皮膚細胞,導致傷口癒合後,也會留下醜陋的痕跡。

可是現在醫療發達,植皮手術已經十分的成熟,現在做整形,幾乎可以讓她的麵容恢複到原來的樣子。

難題是,現在宋蘊蘊還懷有身孕。

做手術,就得進行抗生素的藥劑,這樣的話,孩子就必須先打掉。

就算不打掉,也會因為藥物導致胚胎髮育不完全,或者發育畸形,更甚者直接流產。

“其實孩子還可以再有……”

朱席文想要勸說她。

宋蘊蘊睜著眼睛,雙眸冇有焦點的望著上方,白熒熒的燈光晃的人頭暈。

她閉了閉眼,“我不做手術了,老天爺讓我在這麼慘烈的爆炸中,活下來,大概,是想讓我保住肚子裡的這個小生命吧。”

在她墜下江的那一瞬間,她身上的炸彈背心從她身上脫落,她先掉進的水裡,炸彈才爆炸。

她臉上的燒傷,是炸彈的衝擊力,波及到水裡燒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