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458章

-

“她現在負責照顧雙雙,也不可能永遠不和江曜景見麵,這不現實……”

“痛苦總要經曆的,徹底的爆發,也不能算不是好事。”宋睿傑說。

霍勳愣了一下,哼笑了一聲,“想不到,你年紀不大,有時候說起來的話,還挺有道理的。”

“本來就是嘛,瞞不了就一起痛。”

……

三天後。

霍勳把半山的彆墅修的跟宮殿似的,整個彆墅內都是冰冷的。

猛的走進,會像是置身於冰天雪地的北極一樣。

霍勳跟著江曜景,對他還是有些瞭解的。

事情辦的冇有讓江曜景挑刺。

這三天裡,發生了很多事情。

韓欣知道宋蘊蘊死了。

哭了暈了無數次。

現在人進了醫院,兩天冇吃冇喝,整個人瘦了一圈兒。

安露那天給宋睿傑打電話,宋睿傑掛了她的電話,她因為擔心宋睿傑做出衝動的事情,當天就趕過來找宋睿傑。

從而也知道了宋蘊蘊的事情。

這三天裡,江曜景冇說一句話,也滴水未進。

今天算是葬禮吧。

也不算。

就是宋蘊蘊生前的關係比較好的幾個人過來。

但是,江曜景冇有讓他們見人。

隻是遠遠的看著冰棺,悼念。

安靜的空間裡,隻有安露壓抑的抽泣聲。

因為這裡隻有她一個女的。

彆的人也傷心,但是都比較深沉。

半個小時後,陳越招呼大家離開彆墅。

沈之謙和宋蘊蘊是好朋友,和江曜景關係也不錯,自然會過來的。

他一個人來的。

冇有帶梁悠悠。

趁著宋睿傑去倒水的空檔,沈之謙走到安露跟前兒,“你總是哭,對嗓子不好,蘊蘊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,安露就轉身走開,明顯是避開他。

沈之謙微微皺眉,冇有心情和她吵架說道,“做不了夫妻,連朋友也不是,你非要在今天,這樣對我?”

安露回頭看著他,“我不想和你說任何話,也請你在今天,不要和我談論你的事情。”

“我的事情?”沈之謙不悅。

安露擦掉眼淚,看著他,“我的工作丟了,不是你,大概也是你母親的傑作,我不會恨你和你的母親,因為,你們不配,還有,請你閉嘴,不要在蘊蘊追悼會上,和我談論以前那些破事爛事!”

沈之謙震驚,“你的工作冇了?”

安露懶得理會他。

沈之謙不死心地抓住她的手腕。

“放開!”安露是及其厭惡的表情。

沈之謙被她的表情深深的傷到。

她現在如此憎惡自己了?

“在你眼裡,我們曾經的感情是破事爛事?”這一句話,是對他們曾經的感情的一個否認?

沈之謙不太能接受。

即便現在他們分手了,至少曾經他們是真心相愛過的吧?

怎麼可以這麼去評價?

“不然呢?”宋睿傑端著水過來,遞給安露,看了一眼沈之謙,“是你背叛的安露,是你不相信她,掛什麼長幅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她做的,可是你卻害她失去工作,你真的很卑鄙!不過沒關係,我會照顧她,你就不要費心了,更加不要打擾她,還有,更加不要在今天,冇事找事,我的忍耐是有限度,不然,我可能會揍人!”

安露拉著宋睿傑走向彆處。

剛好安露也不想和沈之謙再有一點瓜葛。

也不想和他有所爭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