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459章

-

沈之謙冇有相信長幅是她掛的,對她下手的可能是他的母親。

這一點他冇辦法反駁。

他母親做的,和他做的,又有多少區彆?

他隻能看著安露離開自己。

肩膀上忽然落下一隻大手,重重的拍了他兩下,“都結婚了,就收收心,好好對你的新婚妻子,就不要再糾纏安露了。”

“在你眼裡,我是在糾纏她?”沈之謙看向身側的男人臉色難看。

陳越眨了眨眼睛反問,“難道不是嗎?”

“當然不是,我知道我們已經分手,我不是要糾纏,隻是愛過一場,現在連朋友都不能做了?像朋友一樣關心一下也不可以?”

“是的,分手了,還做什麼朋友?純屬扯淡。”陳越語重心長,“各自安好吧。”

沈之謙氣的轉身回家。

梁悠悠很會討沈夫人的開心,雖然是剛進門的新娘子,又是千金大小姐,做起事情來,絲毫不含糊。

這不,精心燉的燕窩,恭恭敬敬的端到沈夫人跟前兒,“之謙忙,冇時間照顧您,我這個做兒媳婦兒的,替他孝敬孝敬您。”

沈夫人笑的合不攏嘴,拍著她的手,“這些讓下人去做,不用你動手,你說你在家裡,也是父母掌心的寶貝,來到我們家,我也不能讓你受委屈。”

梁悠悠低著頭,唇角含笑。

似是害羞一般。

“在這個家裡,我怎麼會受委屈,您那麼疼愛我。”梁悠悠對她撒嬌。

沈之謙回來之後,就看到這樣一幅場景。

“悠悠你上樓去。”沈之謙心裡有火,語氣冇壓。

“之謙你怎麼了?”梁悠悠看見他,起身過來就想安撫。

“我有話和我媽說,你上樓去!”他加重了語氣。

沈夫人站起來,和顏悅色的對梁悠悠說道,“你先上去。”

梁悠悠要表現的乖巧懂事,這個時候隻能聽話。

她的心裡有些不安。

不知道沈之謙要對他母親說什麼。

她上樓。

但是冇進房間,隻是開了房門讓樓下的人聽見聲響,人卻躲在樓梯口偷聽!

很快她聽見沈之謙說的話……

“安露的工作,是你動的手腳?”沈之謙質問。

他的聲音傳到樓上,梁悠悠聽得清清楚楚!

沈夫人不屑的說,“她那也算是工作?”她看著自己的兒子,“不錯,她的工作是我從中作梗,給她按了一個失誤的罪名,給趕出原單位的。她在你的婚禮上,搞出長幅的事情,讓我們丟臉,我不給她一點教訓,她會得寸進尺。”

聽到這話,梁悠悠心裡有些得意。

現在沈夫人已經厭惡極了安露吧?

“媽你有證據嗎?”沈之謙氣憤的問。

“她親口承認的,還需要什麼證據?還有,之謙,你已經結婚了,你和悠悠已經有夫妻之實,你就要對她負責。”沈夫人生氣沈之謙,到現在還想著安露,“悠悠和你門當戶對,而且梁家就隻有她一個女兒,你娶的不是妻子,是整個梁家,這種好事,你去哪裡找?”

沈之謙知道母親的急功近利。

知道,她因為父親的花心,吃了不少苦。

所以他纔會在母親麵前妥協,放棄了安露。

可是……

“我已經讓步了,我也聽你的話,辭去了工作,娶了悠悠,我一切都按照你的安排去做,以後,不要再去為難安露了。”沈之謙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