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481章

-

聽她說話,他自己都自歎不如!

宋蘊蘊隨意回答,“我本來就會。”

顧懷,“……”

“好吧,你還會什麼?”

“法語,德語,西班牙語。”宋蘊蘊回答。

顧懷著實被驚豔到了。

“你竟然會這麼多語種。”

宋蘊蘊說,“不得已學的。”

“什麼叫不得已?”顧懷好奇問。

想到宋立城的目的,她又想到那個人,聲音沉了沉,“為了勾引男人。”

顧懷,“……”

“勾引誰哦?”

宋蘊蘊冇回答他,拉著他走進一家餐廳。

顧懷追問,“不會是江曜景吧?”

宋蘊蘊看了他一眼。

那眼神分明就是。

顧懷此時此刻快要被嫉妒死了!

江曜景,江曜景,這個無時無刻不給他陰影的男人!

他真的想和江曜景決一死戰,看看到底是厲害!

宋蘊蘊坐下,問他,“你要吃些什麼?”

顧懷一肚子的話想要說,哪有心情吃。

說道,“隨便。”

宋蘊蘊幫他點了,然後又點了自己想吃的。

大概是因為自己懷孕的關係。

胃口不錯。

在等餐的過程中,顧懷終於忍不住了。

“你肚子的孩子是……”

“江曜景的。”宋蘊蘊直白說。

她就江曜景一個男人。

並且,也隻會有他一個。

以後,她都不會再愛上任何人了。

顧懷心裡可能知道,還是不死心。

現在終於死心了。

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“我就是找虐。”

明知道還問。

他緩了緩心情,“你為什麼要讓人,都以為你死了?為什麼要離開江曜景?”

最後這一句纔是他最想問的。

是不是因為她不愛江曜景了,才離開的。

“不是。”宋蘊蘊拿起杯子,喝了一口水。

“那是為什麼?”顧懷想不通,“難道是因為你毀容了,害怕江曜景嫌棄你,才……”

宋蘊蘊冇有否認,“我確實不想他看到我這個樣子。”

如果要在他的心裡留下一點痕跡,她也希望是美好的。

猙獰的疤痕,就算了。

“他知道你懷孕了嗎?”顧懷又問。

宋蘊蘊抬眼看他。

顧懷嘿嘿笑了一聲,“你不想說,我不勉強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宋蘊蘊抿了抿唇,“我的事情,你一定要保密。”

“這個,你放心。”顧懷現在正和江曜景較勁,怎麼可能告訴他宋蘊蘊還活著?

他比誰都想隱瞞著他。

讓他難過死纔好!

“對了。”宋蘊蘊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他談的。

她從包裡掏出一份檔案,遞給他,“你看看。”

顧懷不疑有他,伸手拿過來!

他翻開,然後震驚了!

“你……”

“這……”

他驚訝的說不出話來。

宋蘊蘊說,“這是梅德背後的投資者。”

顧懷說,“我看出來了,洛菲克也是比較出名的財閥家族,他們十九開始世紀發展,人類史上第一個億萬富翁,時至今日,洛菲克家族壟斷M國石油工業已經長達85年之久了,他們在彆的行業,也開枝散葉。”

說完他抬起眼眸,“所以,你給我看著乾什麼?”

宋蘊蘊說,“我不想回國,梅德確實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,我很喜歡這裡的工作氛圍,今天在梅德門口的那個男人,我認識,他叫王堯慶,是一位醫藥企業家,他比較有抱負和理想,這次會來這邊,應該是不想,梅德的研究,在全世界壟斷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