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483章

-

……

清晨,她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。

“誰啊。”

她一邊揉著眼睛一邊走過來開門。

然後就看到站在門口的男人!

她擰著眉,大清早的。

“你這是乾什麼?”

宋蘊蘊被顧懷的舉動給弄的哭笑不得。

“這是給你買的早餐,以後我每天都會買給你送過來。”顧懷也不客氣,直接就擠了進來。

宋蘊蘊穿著一身白色帶蕾絲的,複古長袖睡衣。

寬鬆的裙襬延伸到腳踝,將她的肚子都遮住了。

她模了摸肚子,走過來,看著顧懷,“你有給我送早餐的時間,還不如快一點回國,去說服江曜景。”

顧懷,“……”

這大清早的,能不能不提那個掃興的男人?

“你陪我吃完這頓早餐,我就回去。”

宋蘊蘊走過來做到椅子上,看著他,“顧懷,你老大不小了,彆幼稚行不行?”

顧懷不樂意了,“我哪裡幼稚了?”

他可是真心實意來送早餐的。

他從某軟件上看到的。

說是女人都喜歡細心體貼的男人。

他正在努力做好不好?

“你現在的行為,就很幼稚。”宋蘊蘊說。

顧懷眨了眨眼睛,甚至賣了起萌,“我明白了,是今天的早餐不和你胃口,下次我換彆的……”

“顧懷……”

“好了,吃飯吧,我還得趕飛機。”顧懷打斷她。

宋蘊蘊不由得歎息一聲。

“歎息對胎兒不好,快一點吃飯。”顧懷催促。

宋蘊蘊說,“我先洗洗臉刷刷牙。”

……

顧懷回到國內。

這個時候王堯慶也回到國內。

和顧懷乘坐的同一航班。

更加巧合的是,顧懷來到公司,王堯慶也到。

他比顧懷先一步見到江曜景。

可行性計劃是做好了。

這次去,他瞭解了不少全人工心臟的知識和概念。

更加有信心了。

可是根本挖不到人。

所以有可行性報告也冇有用。

他整個人看起來十分萎靡,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。

江曜景看了報告,不過就王堯慶這狀態,讓人一看就知道這事冇戲。

“回去吧。”江曜景合上檔案。

王堯慶歎息一聲,“現在的人,都冇有大局觀,我以為她是Z國人,會好說話,誰知道……哎!”

連麵都不和他見。

彆說談了。

他走出門時,耷拉著腦袋。

顧懷看到走出來的王堯慶,唇角不自覺的溢位笑。

笑江曜景冇挖到人!

笑江曜景不知道他冇挖到的人是宋蘊蘊。

哎,他真的越來越覺得,自己和宋蘊蘊的緣分簡直是天註定的。

她懷第一個孩子的時候,被他抓了。

幾乎一直和他在一起。

直到孩子出生。

這次……

她又懷孕了,又和江曜景分開了。

還被他認出來了。

這緣分,了不得啊!

這一次,他一定不會再讓江曜景發現。

“顧總,請進吧。”秘書說。

顧懷理了理並不褶皺的衣領,昂首挺胸的走進辦公室。

“我是來和你談合作的。”

他直接拉開椅子坐下。

絲毫不把自己當外人。

江曜景緩慢地抬起眼眸,淡淡冷意,“我冇時間。”

顧懷已經想好說辭,“這次我也去了梅德研究中心,並且對全人工心臟,做了瞭解,梅德的研究人員,已經進行了多次試驗,成功率很高,我知道你是商人,纔不會管什麼大局,更加無所謂普通人的生與死,你現在冷酷無情,隻對錢感情興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