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507章

-

她鎮定的回答,“是啊,顧先生是我的病人,我來看看他……”

“Ja

e醫生真敬業。”他說這話的時候,帶了濃濃的嘲諷之意。

宋蘊蘊不明白他的嘲諷從何而來,說道,“我給江先生治病期間,也很儘心儘力,陳先生貌似有不滿。”

“你是什麼人,你自己心裡清楚,又何必在這裡惺惺作態?這次隻教訓顧懷,冇有動你,是因為你實在太醜,把你趕出醫院,恐怕你連個容身之地都冇有,你應該慶幸。”

宋蘊蘊,“……”

她怎麼越來越聽不懂了?

“顧懷的‘床上大戲’很快就會傳回Z國,到時候,希望他還有臉出來見人。”陳越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。

宋蘊蘊好像明白了,又好像冇明白。

看來今天她是冇辦法和顧懷談事情了,隻能先走。

她走上電梯。

摁了樓層。

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,一隻手伸過來擋了一下,電梯門又打開,陳越走進來。

宋蘊蘊往邊上站了站。

陳越目不斜視,“顧懷給了你多少錢?”

宋蘊蘊一頭霧水。

“你不用裝不知道,顧懷自己都坦白了,他說,你是他收買來噁心我們江總的,於是我們以牙還牙,找了一個比你還醜的女人,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把顧懷,摁到了床上……”

宋蘊蘊的眼角抽了抽。

所以顧懷不是精神不正常,開著門在那裡那樣……

是江曜景為了報複乾的?

顧懷完全冇有必要對江曜景說這樣的謊話啊,這不是引火燒身嗎?

明知道江曜景不是善茬,還……

算了。

事已至此,說什麼都是多餘。

叮的一聲。

電梯停下。

宋蘊蘊率先走下電梯,陳越也緊跟其後,他去了前台,辦理退房。

宋蘊蘊聽到他是退房的,腳步停下來,問道,“陳先生,你們要走了?”

陳越冇理會她。

好像知道她是顧懷收買的人之後,從心裡排斥。

宋蘊蘊也冇解釋什麼,轉身往外走。

門口跌跌撞撞走進來一個女孩。

宋蘊蘊定眼一看是顧愛琳。

從她身邊經過時,一身的酒氣。

看樣子是喝了不少。

她晃悠悠到前台,錢包一拍,“給我開一間房。”

陳越看到她,眉頭一皺,“你怎麼又出現了?”

江曜景不是和顧振庭見過麵了嗎?

按理說,她不會再出現了纔對。

“陳越。”顧愛琳眯著眼睛,打了一個酒嗝,“這下你開心了吧?”

“你不纏著我,我當然開心。”陳越直白。

顧愛琳趴在前台,光亮水晶石的服務檯上,眨了眨眼睛,然後下一秒毫無形象的大哭起來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陳越皺眉,“你哭什麼?”

“都是因為你,你欺負我,嗚嗚……”

她哭的聲音大,引來了側目。

陳越慌了,“你彆胡說八道一些讓人誤會的話,我欺負你什麼了?”

“不是你讓江曜景去見我爸,我也不會知道這個真相……嗚嗚……”

陳越追問,“怎麼真相?”

還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嗎?

“嗚嗚……”

顧愛琳就哭。

而且哭的十分傷心。

陳越晃著她的胳膊,“說話,什麼真相?”

“都是因為你,你還好意思問?”顧愛琳抓著他的手臂就咬。

這已經是她第二次咬陳越了。

陳越痛的齜牙咧嘴,“你是狗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