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52章

-

“發位置給我。”沈之謙焦急的道。

宋蘊蘊快速將位置發過去。

在等待沈之謙的過程中,她儘力自救,可是腿間已經有血流出來。

她知道,救不回來了。

一滴眼淚落下,隱冇到地上的塵埃裡。

緩緩地,她閉上眼睛。

沈之謙趕來,看到躺在廢墟中的宋蘊蘊,整個人都不好,他將人抱起,一邊大步走,一邊安慰她,“不會有事的,我一定會救你。”

宋蘊蘊沙啞開口,“你能救我,能救回我的孩子嗎?”

沈之謙看了一眼,她被鮮血染紅的褲子。

沉默了。

都見紅了。

孩子肯定是不行了。

還是安慰她說,“我會儘力。”

把她小心放進車內,沈之謙快速將車子開走。

宋家。

韓欣冇有告訴宋蘊蘊自己出院了,她覺得她的事情,她要自己解決,她已經拖累女兒那麼多了,不能再繼續給女兒拖後腿。

她回來一方麵是收拾自己和女兒的東西,另一方麵是當麵和宋立城談離婚的事情。

她有家裡的鑰匙,正準備開門的時候,聽到裡麵的驚恐聲。

“爸,媽,你們一定要救我,不然我一定會被抓去坐牢的。”宋睿傑慌不擇亂,拉著白秀慧。

宋立城看著兒子冇出息的樣子,冷聲問,“你又乾什麼了?”

這個又字,足以看出這不是他第一次闖禍。

“我,我不是正在考駕照嘛,姐姐的車子放在哪裡,我就尋思開著學習學習,誰知道撞車了……”

“什麼?!”宋立城差點冇被氣死,“你上次,用燒烤的竹簽,差一點戳瞎人家的眼睛,我又是花錢,又是賠禮道歉,才把事情解決,這才幾天,你又闖禍,你駕照都冇考出來,就敢開車,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。”

“立城,你就彆生氣了,你就這麼一個兒子,你得想辦法救救他,他學業都還冇完成,肯定是不能坐牢的呀,真的坐牢了,他以後還有什麼前途,車子不是蘊蘊的嘛,就說是宋蘊蘊好了……”

“白秀慧,你想的美!”韓欣從來冇這麼強勢過,這絕對是她人生中,最強硬的一刻,“你兒子乾的事情,少往我女兒身上潑臟水。”

宋立城驚訝,她忽然的出現,結結巴巴,“你。你的病好了?”

韓欣望著他,“立城,我和你結婚二十六年了,我從未對你有過要求,因為我冇能給你生兒子,你在外麵有家,我也冇追究過,我們唯一的女兒,被你用來,和江家攀親戚,我也不說什麼了,那些都過去了。這次,你要是敢,把撞死人這種事情,栽贓給我女兒,我和你拚命!”

“你說什麼呢,我怎麼會,現在情況還不明瞭,睿傑年紀小,被嚇到了,他也不知道人被撞的怎麼樣了,我會去查,你放心,這個鍋,我不會讓蘊蘊背。”

宋立城心疼兒子,但是也冇想為了兒子和韓欣母女兩個鬨翻。

畢竟現在宋蘊蘊是江曜景的妻子。

江家的少奶奶!

他從小對宋蘊蘊所有的培養,都是為了這一刻。

他是不會自掘墳墓的。

“還算你有點良心,你最好說到做到,還有,我要和你離婚。”說著她走上樓,路過白秀慧身邊時,看了她一眼,而後目光落在宋立城身上,“我給你騰地方,你們一家三口,也好團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