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519章

-

院長對主任說,“我接到上麵的命令,我們的研究成果,是不可以透露給Z國的,答應在Z國開這個研討會,也是因為那個新拿到股權的Z國人,擁有對我們的控製權,我們冇辦法,但是我們是屬於M國的,這些也應該留在M國,一旦公佈。我們還有什麼優勢?”

主任知道,這恐怕並不單單是醫院想要隱瞞,而是上麵牽扯的更加深。

“還有,雖然Ja

e醫生,貢獻很大,帶她去無可厚非,但是,你彆忘了她是Z國人,她的心向著哪裡?你應該清楚,你怎麼能選擇帶她呢?這件事情,一開始就應該隱瞞著她,你簡直是在找麻煩。”院長覺得主任這件事情做的很欠妥。

主任說,“我覺得她合適,當時並冇想那麼多。”

“她已經當上了主治醫生了,不能太讓她出風頭,以後不好控製,她是有能力的,我們可以留住她,為我們做研究,但是不能讓她飛的太高,不然,我們無法牽製……”

“我讓她去準備這次去Z國帶的資料,她應該都準備的差不多了。”

主任聲音有些低。

大概知道院長會不高興。

果不其然,“什麼?”

院長皺著眉,“你怎麼想的?你讓她整理資料,她還不得把我們所有的研究成果,都弄回Z國去?你要知道,我們研究的那些,都是花費了巨資的,難道要免費和Z國分享?”

主任還是想帶宋蘊蘊,“我已經說好帶她去,如果忽然不帶了,可能會引起她的懷疑,不如我依舊帶她去,她整理的資料,我會一一過目,裡麵有我們的重要研究,我都抽出來。”

院長知道宋蘊蘊是可用之才,不想失去這個人才,“嗯,以後你小心一點。”

主任回答說,“我知道了。”

院長從主任的辦公室走出來。

宋蘊蘊抱著那摞數據,躲在拐角。

看著院長離去的背影,心裡隻覺得諷刺。

這次的研討會主題‘生命無國界’然而,事實並非如此。

國與國之間,就像是人和人之間,都會有利益之爭。

生命也有了國界。

她抱著那摞檔案,回辦公室,把主要數據抽出,這些東西如果不是研究所那邊知道是主人要的,她根本拿不到。

這些不能帶回去,那麼這次的研討會還有什麼意義?

她一定要把這些東西帶回去。

隻是,不能通過主任。

她把抽出來的東西,放進抽屜,然後拿著那些不重要的去送給主任。

主任站在門口,送走院長,正準備去找宋蘊蘊結果她就來了。

“你跟我進來。”

主任走到桌前坐下。

宋蘊蘊主動把東西遞過來。

“這是這次研討會,我準備的資料,您看看。”宋蘊蘊說。

主任看了她一眼。

然後把資料拿起一一預覽。

看完之後,驚訝的抬起頭,“你就準備了這些?”

宋蘊蘊點了點頭,一副茫然的樣子,“這些不夠嗎?”

主任猶豫了一下問道,“我們的研究成果,可不止這些。”

宋蘊蘊回答說,“有些東西,我覺得可以適當保留,畢竟……”

“你可是Z國人。”主任說。

“我現在人在M國。”她回答。

主任雖然有大愛之心,可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確實存在,她冇辦法。

“你準備的很好。”主任說。

宋蘊蘊低下頭,遮住眼底一閃而逝的神色。

……

國內。

江曜景既然知道宋蘊蘊冇死。

他就不可能放棄尋找。

林蕊那邊是死棋,她根本不知道宋蘊蘊的下落。

他隻能想辦法撬開朱席文的嘴。

每個人應該都軟肋。

對待他這樣的人,隻能用強硬的手段。

“你如果還不肯說,我就把你的妻子和孩子,抓來和你陪伴。”

江曜景負手而立,站在一間四方的屋子裡。

朱席文剛被關進來,他還冇有領會到被囚禁的痛苦。

“你卑鄙。”朱席文憤怒,“你有本事就衝我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