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549章

-

朱席文和副院長兩個人爭論不休。

甚至要打起來。

江曜景冇時間和心情聽下去。

陳越接到電話,是派去查行蹤的人,有所反饋。

“冇有找到他們出境資訊。”

陳越說我知道了。

電話掛斷他對江曜景說,“人會不會還在國內?冇有出境資訊。”

江曜景冇有這麼樂觀。

他們肯定是第一時間出境,查不到記錄,也許,他們用的是彆的方法。

“國內的事情,交給你,我現在去M國。”江曜景不能在國內繼續等。

陳越說,“好,我現在就讓人準備。”

江曜景想到什麼,交代陳越,“這個事情,彆告訴韓欣,就說,我和宋蘊蘊去國外辦事了,過一段時間就回來。”

陳越說,“我知道怎麼做。”

江曜景淡淡的嗯了一聲。

……

沈之謙回到家裡,剛好梁悠悠在家。

她穿著兩件式的吊帶睡衣,看到沈之謙,笑著說,“你回來了?”

她體貼的給他倒水,走過來遞給他,“我看你臉色不好,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嗎?”

沈之謙垂著眼眸盯著她,這個女人,這樣乖巧體貼,真的是害安露的人嗎?

“我們結婚時,長幅是你找人掛的?”

梁悠悠心中咯噔一下子。

他,他怎麼會忽然問起這個?

“你,你在說什麼?我怎麼聽不懂?”

梁悠悠決定先裝糊塗。

這個事情,她絕對不能承認。

沈之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梁悠悠一慌,手中的水杯滑落到地上,啪的一聲,摔碎,玻璃渣子到處都是。

水漫蔓延在他們鞋底。

梁悠悠裝作驚嚇的樣子,“之謙哥哥,你怎麼了?我害怕。”

“告訴我,安露被你藏哪裡去了?”沈之謙目光如炬。

“沈之謙哥哥,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,安露去哪裡,我怎麼會知道?”她的內心有一點慌。

沈之謙怎麼會忽然問起她這些事情。

是不是他發現了什麼?

想到這裡,梁悠悠的臉色有些白。

在沈之謙麵前裝可憐,“之謙哥哥,你是瞭解我的。我怎麼可能做掛長幅的事情……安露去哪裡,我也不知道,雖然她害我失去了孩子,但是,我不怪她,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沈之謙一看,她這是要裝傻?

目光落在她梳妝檯的手機上,他跨步過去拿起手機,手機螢幕剛好是梁悠悠發資訊的頁麵。

上麵還有資訊。

沈之謙的眼眸通紅,他死死的盯著梁悠悠,“這個你要怎麼解釋?”

梁悠悠後悔,發完資訊,為什麼不立刻刪除資訊?

現在成了沈之謙質問自己的理由。

“有人勒索我,我故意答應,想要一舉把這個想要勒索我的人抓住……”

“他為什麼不勒索彆人,而是勒索你?”沈之謙攥著她的手腕,愈發的用力,“因為你做了虧心事,所以有人抓住你的把柄,用來勒索你……”

“不是的。”梁悠悠狡辯,“我根本冇做過虧心是,我之所以答應這個勒索我的人,給他錢,實則是想要抓住他,並不是因為我心虛才願意給錢。”

沈之謙蹙著眉,“你這是在強詞奪理!”

“我冇有!”梁悠悠知道,自己必須死不承認。

不然。沈之謙一定會厭惡她。

而且安露的事情,也就隱瞞不住了。

“我可以和這個給我發信的人對峙,我也敢誓,我從來冇有做過虧心事,我若是做過,就讓我天打雷劈。不得好死。”

梁悠悠舉起手,信誓旦旦發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