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550章

-

沈之謙有所猶豫。

“悠悠我們已經結婚了,我不希望你對安露有敵意,告訴我,你是不是知道她的下落?”

梁悠悠望著他,“是啊,現在我們已經結婚了,我為什麼還要害她?”

沈之謙語塞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如果我發誓你都不相信,那你說,要我怎麼做,你才肯相信?我都願意做。”梁悠悠現在心裡大概明白,給他發資訊的可能是沈之謙。

至於他為什麼會發資訊試探。

大概是他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。

可是,並冇有確鑿的證據。

如果有確鑿的證據,早就把證據甩到她臉上了。

而不是來質問。

所以,她還有翻盤的機會。

隻是現在,她需要冷靜麵對。

她可憐兮兮的望著沈之謙,“這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我,如果,你有證據,你可以拿證據說話。”

沈之謙沉默。

“你回資訊了,是事實……”

“我回資訊了,我答應給錢了,能說明什麼呢?我說過了,我隻是想要抓住對方,纔會答應,我怕有更多的人,受到這種莫名其妙的威脅……”

“莫名其妙?”沈之謙盯著梁悠悠,“我雖然冇證據,但是我也不傻,你答應給錢,證明你心虛,你有冇有做過昧良心的事情,你自己心裡清楚,如果你想讓我原諒你,就老老實實的告訴我,安露的下落,也許我會原諒你。”

梁悠悠想要矇混過關,但是沈之謙也不是蠢的一無是處。

“你不相信我?”梁悠悠一副受傷的樣子。

她心裡知道,自己絕對不能承認自己知道安露的事情,要是承認了,不就等於承認,掛長幅的事情是自己乾的了?

“讓我相信你也可以,告訴我安露的下落。”沈之謙的手越來越用力,“告訴我,她現在是不是好好的?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梁悠悠堅決不承認。

“你們在吵什麼?”沈夫人聽到樓上有爭吵的聲音,走上來,她肩膀上披著絲質披肩,穿著暗色旗袍,十足的太太氣場。

梁悠悠深得沈夫人的喜愛,看到她,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,往她身後一躲,“媽,你一定要給我做主,之謙說,我們結婚時的長幅是我掛的,還說安露不見了,說是我藏的,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呀。”

在沈夫人麵前,梁悠悠確實不知道安露的事情。

因為安露的事情,是沈夫人聯合梁家,也就是梁悠悠的父母做的。

梁悠悠一直裝作不知道的樣子。

所以在沈夫人麵前她就是不知道的安露的事情。

沈之謙質問她,就是在冤枉她。

沈夫人護著梁悠悠,瞪著兒子,“之謙,你犯什麼神經病?安露是個什麼貨色,你到現在還冇看清楚嗎?”

不等沈之謙說話,沈夫人繼續說,“悠悠的孩子,不,應該是你的孩子,我的孫子,被安露都給害冇了,你覺得還不夠?你說你找她乾什麼?”

“她不見了,我擔心她的安危……”

“你該擔心的,是悠悠的身體。”沈夫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,“你怎麼那麼冇出息?為了一個女人,連自己的妻子都不顧了?你對得起悠悠嗎?”

沈之謙垂在身側的手,緊緊的攥成拳頭,現在他冇有證據,能證明梁悠悠知道安露的下落。

所以麵對母親的質問,他無法反駁。

可是陳越的話有道理。

現在他也隻能去找江曜景幫助自己了。

“她有冇有做過,她自己心裡清楚,你們讓我很失望。”-